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快乐金鱼

   她的网名叫快乐金鱼。

她刚生下来的时候,按我们农村的老习惯,取名字之前是要请算命的先生拿八字的。母亲专程去请来了我们这一方有名张瞎子给她算命,母亲和大嫂恭恭敬敬的称他为先生,不许我们瞎子瞎子的乱叫。年幼的我在一旁看着算命先生有板有眼煞有介事的念念有词,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心里只觉得好笑。在母亲和大嫂一边请教一边虔诚的点头里,好容易听出了一点意思,张先生很严肃的说是她命里五行缺金缺水,以后的命运会有许多坎坷,取名字一定要带有和金水相关的字,以补上她命里所缺的东西,不然就不大好了。临了,在吃了四个荷包蛋又收了母亲递过去的两元钱后(那个时候的两元钱啊,我们一年到头的零花钱也不够这个数。)回身一再叮嘱:切记切记。

所以在全家人经过一番慎重的推敲后,父亲说:“就叫金鱼吧,有金字,鱼也离不开水,就是这个名字了。”

好象也让那瞎子蒙着了,在她两岁的时候,要过年了吧,家家都是要卤点菜,好在新年里有客人来拜年的时候招待起来方便些。嘴馋的她癞在锅灶边不肯走,一把打翻了灶台上的水瓶,滚烫的开水顺着她的脖子灌进去,烫得她立刻尖声哭喊起来。听母亲喊着说大便能治烫伤,大嫂也顾不得臭,撕开她浸着热水的厚厚的冬衣,反身从厕所掏来一把屎糊在她被烫着的脖子上脸上。也许是这个土办法真凑了效,也没过多久就痊愈了,多年过去后,只留下极淡的印迹,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除了这次有惊无险的事,她的童年和少年应该是很一帆风顺的。平安度过了这段时期后,我们都不再把算命的这一回事放在心上,直到她恋爱,结婚。

她应该算是早婚。

用她今天的话来讲,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只知道那个人那时候对她百依百顺,就以为是全部,会幸福一辈子了。

谁知,她们结婚不到半年 ,她那个曾信誓旦旦要呵护她一辈子的男人,居然和一 群无聊的小年青聚在一起吃了饭喝了酒后去嫖娼。完事后,扔给了那个女人一张假币,扬长而去。妓女愤愤不平,将他们告上法庭,罪名是:轮奸。

有时候生活就是爱和人开玩笑,在你措不及防的时候。在那个闻奸色变的年代,他们的罪名成立,并被重判十年监禁。

十年啊,一个女人能有多少个十年的青春经得起等待,经得起消耗?我们的家庭是一个思想比较保守比较传统的家庭,在那样一种情况下,家里的人几乎都希望她做选择等待,只有二嫂背地里说要她离了算了。我也曾私下劝她,我说:我只是在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劝你,如果这个男人是为了别的原因,偷,抢,或是赌而坐牢,都尚可原谅。而他却是因为这样一个龌龊的罪名,不值得再为他做任何事。一定要想清楚再做决定。也许是她年纪尚轻,没什么主见,也许是顾及父母的颜面,因为他是父母世交的儿子,她只是低头什么也不说。看到她那个样子,心时又急又疼,问得紧了,她淡淡的丢过来一句话:表哥正好在他所服刑的监狱工作。表哥说了,如果我还愿意等他,或许可以帮他减刑,如果我打算和他离婚,就什么都不必为他做了。我们毕竟是夫妻一场……

我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只轻轻叹一口气。

一晃,七八年的光阴就这样悄悄溜掉,在这期间,有过很多男孩子追她,她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只为了逃避。直到她很无助的发现,她渐渐对呆在监狱里的那个人失去了最初的温度。当初她幼稚的以为可以等到他出来,还能重新来过。但她忘了,时间是很残酷的,它能改变一切。刚开始去探望他的时候,还能有一些话题,到后来,就只剩了两个人尴尬的沉默。

直到有一天,她在深圳打工,遇到了一个人。

我们是亲人,却不是朋友,她的这次感情我也只是在去看望二嫂的女儿时知道的。那一次,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和她谈了很久,大致是说要她不要再犯傻,她已经等不起了,要好好把握和珍视眼前的缘分。在我罗哩罗嗦的说了一大堆后,她沉默了一下,说:你说的我都懂,但我的情况他还不知道呢。我说:跟他直说,如果他在意,就算了,你也算是做了个了断,免得这么挂着不踏实。如果他不在意,那就是他了。她在电话的那一端顿了顿,说,嗯。

后来这个男人陪她回家办了离婚手续,然后,在春节的时候,他们结婚了,一年后,顺利的怀上了孩子。

可是,命运太喜欢和她开玩笑了,不幸还是再一次降临。

在她快要分娩的前一个星期,我梦到了她,梦里的她明明还是没生产的样子,但我却看不到她因怀孕而隆起的肚子。早晨醒来的时候,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就打了个电话给她的哥哥,他哥哥说:离预产期还早呢,生了再给你电话。而我等来的消息却是:孩子一出生就夭折了。

匆匆地赶去医院看她,她的脸上淡淡的,找不到悲伤。我不知道,在没人的时候,她有没有掉过泪。

后来我问她:你有没有觉得你的命很苦?她淡淡一笑说:命苦不苦别人说了不算,如果自己觉得苦那就苦,如果你不当它苦,那就不苦了。言下之意,自然是不觉得苦的。

因为要在家里呆上一段时间,闲着觉得无聊,就来了我这里。只吃过没做过麻辣烫的她,在网上查了配方,试了两次,就在我的书店外摆了个小摊,生意出奇的好。诀窍无它,只因舍得。明明只是打算混几天就走的,却仍然一点也不怠慢,尽量做到更好,决不糊弄。听着那些来吃麻辣烫的学生亲热地叫她阿姨,她呵呵地笑了,说:一不小心,我就成了阿姨级别的人了。

到了能休息的空档,她会去逛街,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还会在我舍不得买下中意的手袋时,拿着那个包跑掉,我只好乖乖付账。并数落我说:不要舍不得,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点。自己都不疼自己,谁来疼你?

因为两地分居,几乎每天她都会接到老公的电话,或是接到他的短信,她总是一副快乐而幸福的样子和他东扯西拉的闲聊,一点儿也不显出她的辛苦来,还笑说自己在这里被戏称作麻辣皇后。

也许是经历太多,她对感情看得很透彻。她觉得女人爱上一个有家的男人是愚蠢,因为这样的男人不会傻到丢了自己的家来对她负什么责任。而对于那些发生了婚外情的人是因为寂寞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说那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出轨找借口。

和她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我看到了一个宽容,豁达,善良,懂得生活的女子。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会在我出了错的时候毫不留情的批评我,一点也不拿我当长辈。当我们说到自己的另一半时,她总是很骄傲的说:嗯,他就是怕我受别人的欺负,一直教育我,出门在外,就是要强势一点。或者说:他就是会做人,如果我不小心砸了什么东西,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问我有没有伤到,从来都不骂我。再不然就说:我是个方向肓,我要是出门,只要他不能陪我,他就会很细心的画一张地图揣在我兜里,走路的方向,转弯的箭头,连各路的公交车都标得清清楚楚。

我真的很感谢那个男人,给了她这份炫耀,给了她这份骄傲。她这样一个经历了这么多风雨的女人,就该有这样一个男人来疼她,来呵护她。如今,她去了远在深圳的老公身边,不用再因为两地分居而辛苦的煲电话粥 。而我,似乎仍然可以听到在这个小小的书店里,有我们两个人一个“伢啊”,一个“我滴幺幺耶”的呼叫和应答——她是我大哥的女儿,是我的侄,我是她小姑。按我们这里的叫法,她应该叫我“幺幺”。

她实在算得上是一条快乐的金鱼。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