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雪微地落…

  

朦胧夜色稀碎的蔓延。趴在泛黄起皱的木叶窗边,呆滞的逡巡着。窗外葳蕤的烟海绿野映入眼帘,门扉紧掩,小石砦门还叮咚的奏响着雨后的小曲。聆听着久石让钢琴版的天空之城,总有不知不觉的感动簌簌而落。竹簟丛中贬谪了六月的奔放。父亲说‘天空总是寂寞的,如果有一天你忘记了开窗那么他会很孤独’。

门开了,母亲疲惫的提着一篮水果晃悠悠的走进厨房。然后就是水龙头刺耳的流水声。

“给,这是你最爱吃的梨”,最后的‘梨’字母亲故意拉了很长的音,显然是对我的讨好,或者是无奈与包容。

我仍旧沉默着接过来,随即大口的咀嚼起来。

“杰利得小册子在书柜,要是他来取你就告儿他”我提提神一副北京腔的架势。

母亲清癯羸弱的身躯湮没在嘈杂与烟熏火燎的厨房中。母亲呛着嗓子嗯了一声。

“打开电视,看看明儿的天气预报。”

其实不知道北方是怎样的语言,所以母亲总刻意让我看一些京产片,时不时还要考我下。“看过了,晴天”我无聊的回应了一声。

转过身来,窗外的夜色已经笼罩了广袤的原野。远处的楼阁亭台和熙攘的人群也没了踪影,被悠长的黑夜修饰了。看着整装待发的行李箱和刚买来的米子运动衫,时不时会憧憬着远方的琼楼玉宇,总恨不能太阳眨眼间就升起。窗外知了总不免埋怨着盛夏的酷暑,萤火虫点缀的星空也格外泛着忧伤。

“小硕哥,隔壁的疯阿姨偷吃你家晒着的柿子了”一群满脸抹的稀脏的孩子在对面的平房上扯着嗓子喊。

“谁吃的谁是小狗。”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句我说的格外有力。闷了一下午,反而感觉是一种释放。我已经猜到是他们干的了。疯阿姨其实不疯。去年她死了刚满月的儿子,结果一着急竟然将舌头咬了一大块去。于是她只会哭,在没有说话过。我还时常过去帮她串针线,她给外滩的大户人家做衣服,所以每天都会泡在各式各样的花布和涤纶的帷幔里。

“小硕哥,是扬子拿给我们吃的。”

“我什么时候拿给你吃了,你赖人。”

“好了好了,不就几个柿子吗,哥不带跟你们计较的。还是放进你们肚子里踏实些,反正明儿哥就去闯天下了,这柿子我妈又不稀罕,总比喂黄鼠狼强吧”。

然后几个正担心的傻孩子就一溜烟顺着石梯逃走了。

母亲做好了我最爱吃的红烧茄子,给我买了特爱吃的米糕和灌肉肠。

“去了那里记得买厚衣服,在山东别不适应,别被寒风吹出病来”母亲边絮叨着边给我夹菜。

我埋头吃着,一味地点头。

母亲声音一直在颤抖着,我知道她舍不得我。母亲终于还是没忍住,站起身去拿纸巾擦脸颊滚落的泪滴。

“哎呀,你哭什么?又不是不回来了,爸不是做梦都盼我上大学吗,该高兴才对啊!”此时的我变得焦躁起来。

母亲沉默着夹菜,灯光很暗,墙上翕动的影子斑驳不堪。窗外起风了,黄石桥的水码头响起了货轮靠岸的汽笛。昨夜小侄让我教他叠纸鹤,靠在窗边看着父亲的照片,发疯的叠了一大堆,结果小屁孩还是什么都没学到。空调没有节奏的吹着冷风,墙上沁出了水苔,像海绵般柔软。

在南方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山城里有我所有童年的印记。这里有我的一切美好和忧伤。靠近船运码头的地儿有一块礁石,雨过之后就会分外干净。于是夏夜父亲就常常带我到上面乘凉。时间久了,冰凉的水汽会打湿凉席,然后我们就蹑手蹑脚往回赶。就在高三的这一年,当我还全力以赴的准备高考时父亲却意外的离开。母亲支吾着说他去外地出差,要几个月时间。母亲的伪装让我深信不疑。当大白天下的那一刻我就开始痛恨起母亲。父亲的最后一面也不禁变得模糊,只有还躺在抽屉里的骨灰盒,冷冰冰。母亲怕我哭伤身体就去请巫婆做法驱鬼。我开始躲着母亲,也许是因为赌气,也许是因为赌爱。有时我会傻傻的躺在礁石上望着星空,怕父亲寂寞。因为喜欢雪,所以我选择了北方的一所高校。终于可以远远地离开母亲,心底对母亲的怨恨和谴责始终无法即刻停止,似乎也永远抚平不了我内心深处伤疤。似乎回忆就是一把锋利的刀,时不时就会被割一道口子。

太阳照常升起。母亲给我准备好了晕车药和火车票,还塞了几个泛着红晕的苹果。我拿起父亲的照片掖在了行李包里,至少他的影子还陪着我。雨晴是我高中暗恋的女生,今天她打扮的格外清纯,估计也是第一次见我妈的原因。穿着那件短袖衫,苹果和柠檬的涂鸦,过去的一年仿佛又回到了我身边。此刻似乎什么心情都没有,缄默不语,甚至一个强忍的微笑都没有。只想赶紧离开这片沼泽,离开这片让我窒息的山城。二叔骑着摩托车送我到车站。当地平线开始渐渐淹没母亲的膝盖和脸时,我却不安的撅着嘴。似乎还是有点责备自己的冷漠,没有给憔悴的母亲一个温馨的微笑。

车缓缓地停下。走下车才发现异乡的月色格外凄怆。刚躺在宿舍的床上,电话便铃铃的响起。

“我到了”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为什么刚给你买的衣服你都扔下了,这都是第几个电话了,你怎么才接,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母亲呜咽的嚷着。

“妈,我挂了哈,累了”此时我已经变得厌烦起来,然后就挂断了。看到了显示的六个未接电话埋怨起母亲的罗嗦。母亲便接二连三的震我。于是我气愤的爬起床抠出了电池,将手机狠狠地扔在窗台上。

此时我却没有感觉到一丝报复的快乐,反而流出了不安的眼泪。衣服是母亲买给我的,因为和她吵架,一时气急就哭着说这辈子在不穿她买的衣服。

北国的冬天姗姗到来。于是便买了厚厚的羽绒服和棉靴。这是我第一次穿羽绒服,也是我第一次过人生的冬天。或许只有北国的冬天能够僵死我所有的痛苦,让我不再挣扎在阴影和没有光明的巢穴里。

雨晴没有考上大学就去了外地打工。她没有跟我提起过去了哪里。当年追着雨晴非要给她买糖葫芦,她总是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让我喂她。有一次被隔壁班的莉莉发现了便火速疯传了出去,整的我反而偷偷地乐起来。雨晴是班花,大家都叫她晴格格。因为班里我的成绩最好,于是她也很欣赏着我的勤劳聪明。第一次跟她表白就遭受滑铁卢,但是我们却总是拉着手一起去逛街。暧昧就暧昧吧,只要能在一起就行。

“两个人在一起何必需要什么名分呢?这样会很累。爱并快乐着就够了。”

每当我埋怨她得拒绝时这句话便成了雨晴的惯用语。我们就这样连吻都没接的做了三年的清水恋人。

大学后就没有了联系。问过母亲关于她得事儿,结果仍旧是杳无音讯。母亲经常会给我打电话。日子久了反而不断地想念着她。大学也因此在憧憬和平淡中被浏览着。

她叫小欣,我常常会装作傻傻的样子喊:“小欣,小欣,不要乱动我的东西。”然后她就会生气的追着捏我的耳朵。或许时间会冲淡一切也会衍生出一些新的东西。

和小欣恋爱了。是她追的我。

“你知道雪长什么样子吗?”这是我在她身边经常重复的一句话。总感觉只有漫天的的雪才能祭奠父亲的灵魂。

“雪啊,晶莹剔透,像我的眼睛”小欣自恋的看着自己冰面上的影子。

于是牵起她的手静静地走在寂寞的石板路上。喜欢上了北方的夜色,尽管会冻的瑟瑟发抖,我仍旧会在这个孤独的角落望着天空。小欣总会陪在身边,一起数有星星的夜晚。

结果雪还是在我一次次的期盼中降临了。漫天的大雪,飞奔驰扬在曼妙的上空。像院子里的那棵樱花落下的飞絮,温馨而又浪漫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雪,第一次感觉到莫名的幸福。母亲说要让我给她多拍些雪景带回去,就像小欣让我给她带南方的栀子一样。她依偎在我的肩上,闭着眼睛,任凭漫天大雪的吹拂。当小欣被我的泪滴惊醒时,我已经成了一座‘冰雕’,久久说不出一个字来。

“爸爸是一个工人,一个扎实干活的基座操控工人。当我还是很小的时候,父亲说他见过北国的雪,而且给我描述着他的轮廓和颜色。从那时我才知道世界上有雪这个精灵,白白的精灵。父亲不慎被押轮撵伤,因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雪是父亲的灵魂,今天我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父亲了。”我哽咽的叙述着。

小欣已经哭了,哭的稀里哗啦,这反而怎么也无法让她停下来。于是我抱着她一起哭,一起流泪。此时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妈,下雪了”

“奥,真的呀。太好了”母亲高兴地用颤抖的声音应和着。

“妈,我…”还是没有说出口,尽管无尽的思念。来了这么久,生活变得孤独。没有母亲的唠叨反而让我寂寞起来。路上二叔曾劝我别在抱怨母亲。得知父亲死讯时母亲哭昏过去好多次。她再三嘱咐不要让我得知这个消息。于是她暗自承受。每当周末回家,母亲总是不让我出门,还以为她已经知道我和雨晴的事情。原来就是怕被人乱讲。看着满天飞扬的雪片,想起母亲嬉笑伪装时内心撕心裂肺的痛。而我却总是不肯原谅的给母亲更多的委屈。

想起临走时母亲不舍得双眸。唯一爱着的陪伴着的儿子也要离开了,唯有孤独的自己守着寂寞的岁月。雪域中似乎看到母亲的身影,还有那始终在儿子面前坚强微笑着的脸庞。

母亲说雨晴结婚了。而且还给我留了一封信。我让母亲念给我听。电话这头的我慨叹起遗失的岁月来。现在雨晴离开了我,如果我还这样不珍惜,下一个会是谁呢。我不敢往下想了,等母亲念完的时候我已经在落泪了。

“妈,我爱你,我想你,我想你”我无助的喊着。电话那头没有了回答,沉默良久之后便是母亲的嚎啕大哭。母亲背负了太多的委屈,终于在这个雪花漫天的日子尽情的用泪水释放了。我的突然原谅让她没有了掩饰没有了负荷的留着幸福的泪。

雪仍旧在下着。下的格外凄凉。人生的第一场雪让我让我认识到了很多东西。傍晚披着风衣在书桌上记录着一天的感受。灯光温馨的铺撒在纸页上,文字在笔尖浅浅的流露着。现在有了母亲和小欣,尽管父亲离开了,但是每当冬天来临,每当大雪漫天时我们总是会重逢。看着父亲的照片,似乎没有了当初的无法接受。这场雪让我学会了坚强也让我懂事儿起来。我要定居在北国,然后把母亲接过来,一起在冬日跟父亲重逢。泡上咖啡,品茗着生活的颜色。

窗外仍旧是漫天的雪,仿佛父亲就在身边。望着窗外的天空,父亲不在孤独 ,母亲不会再因此委屈的承受着我的不懂事。

最担心的往往会来的格外猛烈。越怕失去反而越是会成为现实。

圣诞节前的平安夜降临了入冬的第三场雪,而这次陪在旁边的只有父亲。小欣得了白血病。我哭嚎着蹲坐在雪地,任凭无尽的泪水狂奔。小欣原来也是单亲,她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我却被隐瞒了这么久。当奶奶告诉我小欣身世的时候,看着病床憔悴的她,我几次哽咽着喘不上气来。眼看着心爱的人痛苦的挣扎在魔窟里,而我却没有任何办法去挽留。冲着漫天大雪喊着我能做些什么。回音激荡在荒芜的原野,没有任何回答。

也许奇迹总会降临在梦幻的世界里。就在雪花翩跹起舞的平安夜,奶奶捐出了骨髓,小欣的骨髓移植也非常顺利。医生说这简直就是奇迹,因为细胞吻合程度达到百分之百。这实属罕见。当奶奶微笑着抚摸着康复的小欣时,病房里已经被爱融化了。我跪在奶奶床边,感谢挽回了心爱的人。

雪给了我最美好的憧憬,也给了我最伟大的爱。甚至不敢想象,但凡有爱的地方竟然总是有雪一般的纯净和博大。圣诞夜我抱着一桶肯德基和雪片冰激凌来病房看小欣,把一张贺卡塞到她的手里。

“上面有我对你最美好的祝福”拉着她的手,窗外是白皑皑的一片。我们相拥而泣。

春节回家的时候,小欣送我到车站。虽然晴空万里没有一丝雪意,然而我的内心已经沉淀了雪的一切,关于那些美好和童话般的国度。母亲翻着相册看我和小欣在雪中的合影,不住的在笑,不住的在慨叹。这座山城,这座童年岁月的幻城,这座让我悲喜交加的伤城,如今已经有了关于爱的颜色。

我将一张堆雪压松枝的照片贴在父亲墓碑上,靠着他的头像,让父亲的灵魂永久的深藏在地下。我搀扶着母亲,依偎在墓碑的一侧静静地注视着远方蔚蓝的天空。

后来雨晴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小硕。我和小欣相恋四年后在北国找了一片幽静的山庄定居。母亲一开始始终不愿意离开山城,于是只有在春节时我们才得以重逢。等到我有了一个女儿,母亲便耐不住寂寞卖了老屋来到了这里。母亲给她取名雨晴。母亲很喜欢她,本以为雨晴会成为她未来的儿媳妇,结果事事难料,沧海桑田各有因果。每年这里都会下雪,每年我都会跟母亲小欣和小雨晴过着温暖幸福的冬天。唯有雪天会让我更开心些,因为父亲只有此时才会冒着风雪来与我们重逢。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