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屋顶

  

晚饭后,习惯的一个人独上屋顶呆站,仿佛想从记忆中找点什么,可又没有线索。晚霞透过几枝苍老的树干照射到我的脸上,已是初冬,便给我带来了些许温暖。驻望着远方,眼前是一片葱葱郁郁的林立着的许多厂房和高楼大厦,再远一点便是开阔的田野,田野里种着绿油油的庄稼,庄稼田后是无尽的锦绣江山。每次看到这些,记忆就会模糊的想起年少时的一些东西。也是晚饭后,等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村里的伙伴都坐在自家的屋顶,和着夕阳的几缕霞光轻轻唱几段曲。或者唱累了就躺在那,看看近处的庄稼,看看天空,看看从村子那条一直伸向小镇的羊肠小道,幻想一下将来长大了从小道出去,看人生最终可以走到多远。或者只是简单的问候一下隔壁屋顶的伙伴饭做好没有,作业做好没有。然后一天的心情,都在屋顶那个美好的黄昏愉快的度过去。

城市的屋顶总没有太多人驻足远望,不知道是生活太忙无暇停下脚步观看美好的时光或者根本就不想走上满是陌生面孔的屋顶。城市的屋顶大部分都是静悄悄,远不如家乡的屋顶热闹。记得幼小时,每到六月,家家户户的屋顶总不得空闲。都晒着一地刚从稻田里收割回来的稻谷,然而大人都常在田里奔波,屋顶便是得几个小孩守着,等哪个眼光好的老人发现天时不对要下雨了,她大喊一声。我们这些在屋顶呆呆看小人书的孩子便也跟着大喊,然后全村都响彻着大家忙收稻谷的木板与地板的撞击声。等收完稻谷发现雨还没到,家挨着家的孩子便会站在自己的屋顶喊一声,喂喂,我家的稻谷收完了,你要不要帮忙。假如对方说要,便飞奔下楼房,赶紧到另一家去帮忙。农村的家都只是隔着一个小巷,伙伴的心是永远没有距离的。甚至有时晚上吃完饭,在屋顶闲坐乘凉的我们便是站在自家的屋顶,都可以隔着时空来大声的说话。特别是过年的时候,大家都是在晚上十二点准时的从家里跑上屋顶放喷花炮,放完了喊一声,你的真好看,或者哪个伙伴看见哪个方向的喷花炮更好看,喊一声,全村站在屋顶的孩子都能听见,大家就可以迅速的向那边张望。那种无限亲切的感觉在城市的屋顶是完全感觉不到的。这里的人永远是忙着工作,吃饭,吃饭,工作,守着出租屋里的一间小小房子,每天努力的为梦想奋斗,从不肯停下匆忙的脚步,约三两知己,到屋顶坐坐,看看天,散散心。在这里,不要说隔着屋顶说话,就是在那轻哼几首曲子,别人也会大骂你在无端制造噪音或者神经病。

一个人在外面,但是我总喜欢,在这样落霞缀满浮云的黄昏。刚下班,吃完饭,趁着空闲时间,就偷偷的上来屋顶,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呼吸一下城市的空气,感受一下繁华的气息,看一下高耸入云的大楼。每到这个时候。便会感叹,还是家乡的屋顶好,伙伴们都站在自家的地方,隔着时空将问候传送,或者月明星稀,伙伴们都在自家的屋顶一边乘凉一边大声的唱歌或者讲故事,那时,总没有烦恼,场面总是温馨。但不能去追求,也不必去呐喊,或许,这是每一座城市的特色。现实中,又有多少四海之内的朋友,敞得开那个对陌生人信任的胸怀,大家虽然同租一幢房子,偶尔下班在楼梯转角碰到,又有多少人会亲切的问一声,下班拉?城市毕竟是城市,城市的屋顶是不可能会像村里的屋顶那样,可以用来和知心的伙伴说话。城市的屋顶留给人的多是寂寞,不会有太多的温馨;多是两个陌生人一个站一边,既然大家都不熟悉,那就只是自看自的风景,没必要有关系。

幼小时常常恨自家的屋顶太矮,看不到青山外面壮丽的景色。现在偶然想想,还好自家的屋顶没有太高,否则的话,心灵的距离相差太远,幼小的童年就不会有那么多又纯真又美好的故事。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