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记忆的残片

  

好长一段时间了,我一直失眠,在寂静的夜晚大睁着两眼望着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漆漆的夜空思绪象脱缰的野马在记忆的长河恣意奔腾,那一片片若隐若现的残片不时在眼前晃动,我的心便不由自主地瑟缩狂跳惶惑不安……那一幕幕模模糊糊的场景便穿越时间的隧道从遥远的地方幻化到眼前……

一、 永 不 消 逝 的 黄 昏

那确确实实是一个黄昏,太阳已经落山了,天气暗了下来,母鸡咕咕叫着小鸡娃钻进鸡窝,小狗喔喔叫着也向狗窝跑来,家家屋顶的烟囱上也冒出缕缕炊烟,母亲在院子里忙忙碌碌似乎在拾柴烧火,我在窑洞前的石阶上站着玩耍……忽然,奶奶从大爸家的窑洞里走出来嘴里似乎骂骂咧咧的不知在说什么,我只顾玩着不提防奶奶狠狠地推了我一下,我便从石阶上滚了下来,似乎哇哇地哭起来……“镜头”就在这里卡断了,再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许多年来这个场景不定啥时候便会毫无征兆地闪现在我的眼前,瞬间便又消失了。我一直以为这一定是我在啥时候做的一个荒诞的梦,因为我常常好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况且从我记事时起我家就在村边的一个小窑洞里住着,门前也没有石阶,大爸家在村子中间的房子里住着,奶奶和大爸家住在一起,她把花白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在脑后盘成圆圆的结,她裹着小脚常拄个小拐杖,隔几天就会噔噔噔地来我家坐坐,和妈妈有说有笑脸上看起来也不怎么凶悍,那个两家合住的小院早已废弃无人住了,院里长满了萋萋蒿草。可在我考上大学的那年夏天,也是一个黄昏,这个场景忽然又不期而至,我于是把它当作笑话在和母亲的闲谈中轻描淡写地说起这事,没想到母亲听了竟然大吃一惊!她愕然地看着我情绪很激动语气急促又语无伦次地说:天哪!你竟然记得这事?这不是梦啊……可那时你才一岁呀!你怎么会有记忆呢?这是真的呀!……在母亲断断续续的叙说中我生平第一次听到了在我孩提时候他们的那次吵架,隐隐约约知道了父亲和母亲感人的爱情,明白了我家和我大爸家境况悬殊的一些深层原因……打那以后这个场景似乎就很少出现了,可我却不由自主地认定了一岁的孩子会有记忆所以当我自己也有了孩子时,从一岁开始我就把他当作男子汉对待。时光象流水一样,转瞬之间四十多年过去了,几十年来虽忙于工作忙于生活忙忙碌碌地常常不分白天黑夜,可梦还在做着,那个场景偶尔也会再现,但总是隐隐约约的瞬间就过去了我也不再在意,可近日来我觉得自己神经衰弱患了严重的失眠症每晚每晚睡不着觉两眼瞪着黑漆漆的空中,朦胧中那个场景一次又一次不期而至……我不禁茫然了,爸爸妈妈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已相继离开人世,我家族的所有长辈们也全都早已化作尘土,时光已流淌了悠悠好几十年,可那个场景呢,难道它已化作永不消逝的特写镜头,永远镌刻在我记忆的屏幕上?

哎,那个黄昏啊……

二、长长的火把 小小的油灯

我记不清那时我到底几岁反正我是很小可能正上小学,学校在离我家差不多两里远的另一个小村子里,我们去学校要从村边的小路走出去先走下一道小坡然后再爬上一道大坡便可远远地望见那个村庄同时学校也就快到了,那时我们都上早自习记不清是几点了反正很早,春天和夏天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我们村的几个孩子便相互叫着说说笑笑蹦蹦跳跳一起上学去了,可到了秋冬季节,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天不亮就得去学校,再加上我天生胆小又总怕迟到所以常常是妈妈早早起来送我。那时村里几乎家家都在地堰边种有一种我们叫“麻子”的高杆油料植物,收完油籽后把那长长的杆集中起来扎成一个个小捆放在预先挖好的蓄满水的池子里沤着,等麻池的水不剩多少时麻杆也就沤得差不多了,然后把它拿出来晒干剥下的麻皮就让女人们捻成细细的麻绳给全家人做鞋纳鞋底用,那剥去皮的麻杆便成了一家人一年烧火做饭用的引柴和天黑时用来点火照明的东西。妈妈就用两根长长的麻杆点着做成简易的火把高高举着走在前面,我紧紧跟在妈妈身后手里拿着用空墨水瓶灌上煤油在瓶盖上凿个小孔穿上棉花捻成的捻子做成的小小油灯急急地走着,冬天的黎明天空黑漆漆的,弯弯的窄窄的村边小路上,高大的母亲举着长长的火把迈着高远的步伐跟在身后的矮小的女儿提着小小的油灯踩着细碎的脚步,简直就是一幅美丽的剪影!我们下了一道坡再上一道坡远远地看见有人家了,母亲回过身来摸摸我的头亲切地说:“爱儿,看到人家了自己敢走了吧,妈妈还得早点回去做饭,就送到这儿吧。”我撒娇地拽着妈妈的衣襟:“不嘛,再送一段。”“好。”妈妈拉起我的手继续往前走,快到学校门口了我们才分手,妈妈急急地往回返,我便跑进教室立即点起油灯开始埋头学习,这时天还没亮教室里也还没几个人。劣质煤油在燃烧时总会冒出丝丝黑烟豆大的灯光照不了多远我就把头尽量凑向油灯,常常是听到“刺啦”一声额前的刘海已被烧焦了熏黑的两个鼻孔也常常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因为专心读书我经常不知道啥时天已大亮,我的小油灯也常常亮着直到有同学提醒才赶忙吹熄……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油灯伴着我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在远离母亲远离家乡远赴外县读中学的岁月里我依然刻苦地学习,小小油灯依然伴着我夜夜苦读,并且我成了我们班做油灯的好手随便一个小瓶我都能做成漂亮的油灯。刘海还是常常被燎鼻孔也还是常常被熏黑但小小的灯光又照着我考入了大学……

用煤油灯的年月早已成为历史,用麻杆点火也早已成为人们回忆往事时的笑谈,几十年的社会发展时代变迁早已换了人间,然而母亲的火把却在我心底始终亮着,我那小小的油灯也从未熄灭一直燃烧在自己灵魂的深处……

三、窑洞、老人、热炕头

这是一对慈祥的老人,他们有一个儿子从部队上复员回来在县城工作,平时家里只有老两口住在一个小小的窑洞里,他们的窑洞离我们学校很近就在操场后面的那道斜坡下,因我每天天不亮就去上学且要妈妈送很是辛苦所以爸爸就和这对老人商量让我晚上借宿在他们家,两位老人很热情地接纳了我,和我一同借宿在他们家的还有一个同村的女孩叫梅子,那时我们觉得老人已很老了就叫他们爷爷奶奶。

晚上下自习后我和梅子相跟着唱着笑着从操场后面的斜坡上跑下来,一会儿就到了爷爷奶奶家,两位老人常常笑容可掬地招呼我们嘴里不断说着:“快上炕暖暖,外面很冷”,有几次我们回来他们还给我们留着热乎乎的拌汤我们喝了高兴极了!有时我们在教室学习的时间长了很晚才回来两位老人已经躺下但依然亮着灯在等我们,他们把热炕头空出来让我们睡而自己睡在窗台下的炕南头,我们那时虽然盖着薄薄的棉被但热乎乎的炕头很温暖很舒服。那个冬天我们真感到幸福极了!

小小年纪的我们为了报答爷爷奶奶的这份恩情,我和梅子商量着每天早晨在爷爷奶奶还熟睡时便早早地起来,悄悄地轻轻地把炉窝里的煤灰挖出来倒掉,悄悄地轻轻地把土脚地扫干净,悄悄地轻轻地把爷爷的夜壶和奶奶的尿盆端到厕所倒掉,悄悄地轻轻地把门闭上,然后手拉着手悄悄地向学校跑去……

多年以后,我们已长大成人,我们就读的那个小学校已经搬迁,那对和蔼慈祥的老人也已作古,他们的那个小窑洞早已被轰隆隆的推土机推平新主人在上面盖起了楼房……

一切都已远去了,模糊了……然而,在我记忆的屏幕上却永远留下了:一孔窑洞、一对老人、一个热炕头!

四、加 班 饭

在我很小的时候村里分为几个生产队集体劳动集体核算集体分粮食,家家户户不到第二年秋天就断粮了瓜菜代粮野菜代粮都算不错的了,配上野菜能把粗粮吃到第二年秋天那真是谢天谢地了,白面嘛,也分有几斤,但那是让过年时吃一顿饺子和平时有重大事情和重要客人时待客用的,家里人哪敢奢望吃呀,不过也有例外,就是当我们感冒了或者生了一些小病时妈妈就会拿一点白面拌成稀稀的拌汤里面再放上一些大葱小辣椒等佐料让我们喝,我们一喝病就好了,所以那时我很愿意感冒。还有一个好机会就是每到秋收季节队里总会根据天气情况安排几次在晚上加班收割的任务,而一旦加班就会给参加劳动的人做加班饭吃且这加班饭常常是用白面做的汤面和烙饼,如果就在灶上吃还可以管饱,如果打上饭回家吃就只能打一碗汤面和一张烙饼。我记得有一次因为一个人一连吃了五碗汤面五张烙饼生产队长还和他大吵一架。爸爸却一次也不在灶上吃为的是把那一碗汤面和一张烙饼打回来让他的五个孩子吃,他自己一口都不舍得吃,所以那时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我们姐弟五个都很盼望秋收盼望加班,爸爸妈妈盼着能挣一碗加班饭给孩子们改善一下我们盼着能吃点加班饭解解馋,那个年月啊……

终于盼到加班了,晚饭后爸爸拿着镰刀去大田收割玉米了妈妈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刺啦刺啦纳鞋底等爸爸回来,我们姐弟五个已经一个挨一个在炕上躺下弟弟妹妹们都已睡着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只是闭着眼睛假装睡,迷迷糊糊的快半夜了就听见爸爸回来了兴奋地跟妈妈说:“打上饭了,快叫孩子们起来吃。”妈妈便挨个把我们摇醒,然后把一碗汤面轮流给五个孩子喂一张烙饼也分成五份往我们嘴里送同时还不断说着:“快吃吧,你爸的加班饭可好吃了”,爸爸这时就笑嘻嘻地看着他的孩子们似乎完成了一项非常光荣的任务。我和弟妹们就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吃完了爸爸的加班饭,只觉得那饭好香啊,那汤面好好吃,那烙饼好好吃!

现在想来都觉得那顿爸爸用大半夜的劳动换来的加班饭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的美味佳肴……几十年过去了,汤面烙饼我不知吃了多少但再也没吃过那么美味的加班饭,那种美味我永生难忘!

五、红色情结

那年秋天我考上了外县的省重点中学,这在我们村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全村人都在怀着各种各样的感情议论着品评着赞叹着,爸爸妈妈的脸上终日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们这个贫穷的家也破天荒地无比自豪,那时爸妈卖了还没喂肥的家里饲养的唯一一头猪和攒了大半年的一篮子鸡蛋还向亲戚朋友们借了一些钱为我准备学费伙食费还为我做了新被子新褥子和一个大大的新木箱,所有的钱都花完了并且还借了不少外债可爸妈却还想给我做一件新衣服,妈妈一直念叨:孩子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穿的太寒酸了让人笑话。然而家里实在没钱了能借的人家也都借了这该咋办呢?那时我常年穿着姑姑给的表姐穿过的一件洗的发白的绿色衣服,说是绿色其实已经褪色褪的看不出多少绿了,可这件衣服大大的翻领瘦瘦的腰身斜斜的口袋样式很好看,聪明的妈妈突然想到把这件衣服变成新的!于是她到县城买了一小包红色颜料我记得那种颜料当时叫“煮红”现在当然看不到了,妈妈把这包颜料放在锅里掺上半锅开水搅拌均匀再放上一小勺食盐然后把那件衣服放进锅里盖上锅盖开始烧火煮,煮一会儿再揭开锅搅拌一下,如此这般不知煮了多长时间衣服便染好了,拿出来在清水里涮一下搭到院子里的晾衣绳上,等晾干了,一件漂亮的红色的新衣服竟然有了!这确实是一件新衣服啊,原来的绿色已经看不出了它已变成一种特殊的红色:没有大红刺眼但比枣红鲜艳,既象玫瑰红又象夕阳红,既有紫红色的冷静又有橘红色的热烈,似乎集中了所有红色的优点……我和妈妈都高兴地笑了……

我就是穿着这件特殊的衣服满怀自豪离开妈妈去到了百里以外的另一个县上中学了,从此以后我不知不觉喜欢上了红色……

几十年过去了,我穿过的衣服大都是红色,我戴过的一些饰品也都是红色,包括我家的床单被罩枕头套等等也全是红色,朋友们都知道我钟爱红色可又有谁真正了解我心灵深处那个“红色情结”呢……

林林总总星星点点这些记忆的残片伴着我在人生路上风雨兼程几十年,时光还在流逝记忆却不会磨灭……人哪,大概总会有故事有经历有感悟有感慨有感情有感动的吧……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