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风筝轻语

  

雨涵在出嫁前的两个月认识了周远,雨涵的心就发疼发紧起来。遇见周远的那天云淡风清的,雨涵闲散地走在大街上,经过市广场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地想要放风筝。买了个金鱼却怎么也飞不上去。毫无预警地周远出现了,很温暖很干净地笑着走过来,刹那间雨涵感觉和他不是陌生人,而像是认识了几个世纪之久。她不由想起歌曲 里的一句歌词: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雨涵像个花痴似的怔怔地看着周远。周远也不介意,拿过雨涵的风筝瞬间就让金鱼在天空飞得很高很自在很潇洒。雨涵又仰着头去看风筝。

“丫头,你看什么都能看傻吧”。周远不经意地冒出一句。

“啊?”雨涵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见周远两根修长的手指在她眼前放大。两人扑哧笑了出来。

“喜欢放风筝?”

“喜欢看风筝自由自在地飞舞。”作为踏入未知婚姻牢笼前的一次放松吧。雨涵在心里补充。

“在我看来,风筝能载着所有的烦恼飞向九霄云外,放飞了风筝就放飞了烦恼。同样,风筝能承载一个人的梦想,放飞的风筝代表放飞的梦想,你觉得呢?

“不见得吧,希望是的。”雨涵支吾.

“丫头,你有烦恼。”周远似笑非笑地看着雨涵。雨涵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她没来由的很生气,瞪了周远一眼逃也似的跑了。身后听到周远在喊“:我叫周远,我们还会再见的。”

“真的能再见吗?”雨涵的心被失落刺痛了。

雨涵在亲戚邻居眼里已经订婚了,说来挺戏剧化,雨涵大学毕业成为一个幼儿教师不久,突然间弟弟被诊断出眼球坏死,如果不动手术换掉的话很有可能会失明。然而手术费是一笔非常昂贵的费用。这无异于在雨涵家投下一枚重磅炸弹。正在走投无路时,雨涵多年没有音讯的大爷爷回来了,他已经是个富有的台湾人。他给雨涵说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他在台湾一个老战友的儿子。聘金是二十万,还有一些金银珠宝首饰。大爷爷明确表示除非雨涵答应亲事接受聘礼,否则不会拿出一分钱。雨涵咬牙先答应了。雨涵的爸妈只有无声的流泪,亲戚邻居都传言雨涵的未婚夫是个傻子。在台湾娶不上老婆就来这穷乡村买一个。大爷爷对于这点也不否认,他只是表示雨涵嫁过去衣食无忧,有享不尽的福。他移居台湾的时候雨涵的爸爸还没出生,伯侄情也没有几分,他纯粹是在进行一笔交易。

收到金项链金表后,雨涵一件也没戴上,全部交由母亲保管。雨涵觉得那些东西不是属于她的,虽然她看到漂亮曾动心过。认识周远后,雨涵有种想通通砸碎扔掉的念头。然而

想起弟弟这个念头就断了。雨涵知道她能否顺利出嫁也就代表着弟弟眼睛能否顺利复明。有时候雨涵会想“: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她宁愿断送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也不想让弟弟失明。

“忘了周远。”雨涵决绝的想。

可是才过了两个星期,雨涵又一次见到周远。那次雨涵和好友去爬山。秋天的岳麓山飘满了火红的枫叶。雨涵是极爱枫叶之人。她不知不觉脱离了队伍兀自捡拾枫叶。雨涵自幼多愁善感,看到那陷落泥潭,被游人踩在脚下的和飘在水上的枫叶。雨涵不自禁地心疼。联想起自己不久要远嫁他乡,不觉落下泪来.隐约听到有脚步声过来,雨涵慌忙挪动了一步。

“小心”。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可惜迟了,雨涵的运动鞋已经踏入泥潭。雨涵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站在河岸上。回头一见是周远,雨涵五味陈杂,理不清思绪。

“又见面了,不过你还好吧。”眼里明显地有关切之情。见雨涵一脸慌乱,周远自作主张地把雨涵扶到一块岩石上,替她脱了鞋袜,又掏出一块大手帕裹住雨涵的脚。

“冷吗?”

雨涵摇摇头.

“我背你吧,看来要去附近商店买双新鞋袜了,不然会着凉的。

雨涵点点头。

伏在周远的肩上雨涵前所未有地有安全和归属感。“请让这一刻永远静止吧。雨涵祈祷着。雨涵知道自己喜欢上了周远,打从第一眼开始。一如雨涵小时侯在橱窗里看到高贵的水晶娃娃,明知道不可能拥有,但还是非常忍不住想去触碰。尽管隔着玻璃。

雨涵开始接受周远的邀约出入各种情侣常去的场所。雨涵从不谈及自己的家庭,她亦不问周远的背景。雨涵只是想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当她处于大陆的彼岸时起码还有回忆相随。雨涵知道这样对周远不公平。她常常在想何时她成了贪心又自私的女孩。

出嫁的前一天雨涵哭得肝肠寸断。她留下一封信给周远。

雨涵终究还是飞去了大陆彼岸,丈夫温厚老实,竟也是个极其体贴之人。雨涵渐渐断了回忆,可是周远看过信后万念俱灰,从此孑然一身,形单影只。再没倾心过世间其他女子。

雨涵所不知的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周远就倾心于雨涵,久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也是最早的一次风筝故事,那一年周远七岁,看到一个小女孩放不起来风筝而固执地不服输,那倔强和隐忍的模样在周远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当周远学成归国再次见到雨涵,一如他记忆中的美好。那次放飞的风筝承载着周远的祈祷和期待:请让我永远守护着这个女孩!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