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那些相濡以沫

  

真的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在这个地点遇见他。我曾经设想过N种相遇的场景,也想过会在哪里遇见他,只是没兑现过一种。心想,原来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大到我就知道他在那儿,我却怎么都无法再遇见他。其实,只是没有缘分而已。

这个时候我正坐在一个旅行团的大巴里,沿着高速路向美丽的丽江奔驰着。早晨起的早,刚刚打了一小会儿的盹。高度运转了一个月,整个人都差不多快崩溃了,老板终于善心大发,破天荒的要给我放假,说只有好好休息才能更好工作,弄得我大脑短路了好一会儿,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然后感到受宠若惊,那是激动啊!不过人突然一下子闲了下来,竟会有点手足无措,原来那个能折腾的自己不知道哪里去了。又加上一段时间以来和男朋友大海都不太对付,脾气坏的像是更年期的大婶。在家里我爸妈看见我,他们亲爱的女儿,就好像是看见一只苍蝇,哪眼看哪眼够。他们说你不是一直想去丽江吗?给你报个团了,抓紧去吧!就这样把我打发来了。想想也是,从初中的时候就要去丽江,一直到现在都没去,现在有机会了,而且有人出钱,那就去吧。而且都说这个丽江是恋情产生率最高的地方,说不定还能邂逅一段爱情,拐带个把俩帅哥什么的,气死那个没良心的大海,让他还整天跟我尽来事,后悔去吧!

这时候的他,那个大巴的司机,戴个鸭舌帽,安安静静地开车。看背景,感觉还有点小帅。旁边的一位大妈,不知是不是闲的,不住的和他搭讪,有一搭没一搭的。刚开始还是关于丽江的事情,后来就有点八卦了,小伙子你今年多大了,你家是哪里的,你在这个旅游团里开车,一个月大约可以赚多少钱?我只想笑,这个大妈,怎么感觉是相女婿呢?果然,小伙子回过头来,说,阿姨你怎么要是给我介绍对象啊?全车的人都笑了。唯独我。

这张脸,虽然已多年不见,可是只要一眼我就感觉心跳在加速。车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来,明晃晃的有些刺眼,我把帽子拉低了一些,靠在椅背上,思绪像是被风卷起的海水,波澜起伏。竟然在去丽江的路上遇见他,我想起他曾经拿过一个旅游的小册子给我,我翻了翻,浏览了许许多多风景之后告诉他,我说,韦章啊,我一定要去丽江,然后在那里谈场恋爱。只是到现在,恋爱倒是谈了,只是丽江还一直没有去,呵呵。

记忆里那些有关他的逝去的岁月就那样拥拥挤挤,跌跌撞撞地赶了来了。和韦章相处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我的初中时代。那时候由于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尽了,是我最疯狂的一段岁月。整天身边呼呼啦啦一群小孩,不用学习成绩都很好,我出现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会闹哄哄的,反正老师们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认为过分。在我已经发展了许许多多女生朋友外加一小部分男生哥们的时候,韦章出现了。他是一个留级生,听说是因为打架。他一来,我身边的那些小男生们就都成了他的小跟班了。巧的是他就坐在我后面,我们之间想没有瓜葛都难了。刚一开始我们俩都不大说话,估计是相同的性格使然。第一次正面冲突是我课下兴冲冲的回来的时候,往凳子上猛地一坐,板凳没了,就那样一屁股坐空了,摔在地上。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和运动有关的细胞就不发达,在运动方面反映迟钝,走路上都能和别人撞一块儿,还被飞过来的足球砸过好几次,这一次我坐在地上,头却正好磕在韦章的桌脚上,很疼,我坐在地上疼的不愿意起来。开始他还兴高采烈。以为我真是傻的够可以,当众出了丑,而且竟然在地上不起来,可是当他看见我的时候却也明显紧张了起来,因为我的额头已经出血了。他慌慌张张拉着我就往外走,他说,你额头出血啦,你怎么不说话?我本来并不知道出血了,他这么一说,我哇的一声哭了。他哭笑不得,很后悔告诉我了。我当时火特别大,我说我哪得罪你了,你干什么对我下毒手?韦章说,大小姐,谁知道你会摔得那么准,那么会摔,正好磕桌脚上。凑巧的是那天医务室的老师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医务室锁着门。其实医务室的那个女阿姨经常不在,整天不知道在干什么。这样,我就更着急了,眼泪汪汪。校外的卫生所离我们学校还有一段距离,韦章骑了个破自行车载着我,好不容易去了小卫生所处理了一下。不过这样一折腾,我们俩倒是一下子感觉是很熟悉的朋友了。后来班主任问我,你额头怎么了,我看了看韦章,然后很委屈的说,自己不小心磕的。当然,我也没有让韦章好过,学校里种了好多月季,第二天,我就掰了许多小刺,全放在他的凳子上……弄得我们俩一段时间坐下之前一个要先看看凳子还在吗,一个用手拂一下凳子,确定不会有什么不明物体。

不过我们俩确实成了最好的朋友。韦章比班上大部分的人年龄都要大,感觉上也要比他们更成熟。我原来以为他也就是一个会惹事的小混混,后来才发现了一些很特别的事情,比如他特别喜欢画画,尤其是素描,我一直到现在也不明白初中时候的他是如何学会素描的,也许他有一个很特别的家庭。关于这一点我是慢慢才知道的。我知道他的父母在他不大的时候就离异了,他和他爸爸在一起,妈妈在另外的城市,他说是他妈妈不要他和他爸爸了,他说他不喜欢他妈妈。不过,我知道那只是他自己嘴强而已。他说他妈妈是个优雅的女人。看看韦章大大的眼睛,浓密的睫毛,细长的手指,我相信他的妈妈一定是个美丽的女人。他说这些的时候低下头,用铅笔在几何本上随意地画着,我看不见他的眼睛,只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在颤抖。有些时候他妈妈会到学校里来看他,我知道他很激动,有一次他慌忙跑过的时候桌上的纸和笔落了一地,我弯下腰一件一件地放在他的桌上,不知为什么我也像他一样感到激动,感到心跳得很快。关于他的家庭,除了我,班里没有别人知道。虽然他那个时候身边总是有很多的朋友,其实后来想想,他当时一直认为是没有人真正懂他的,而能与我分享,又是怎样的一种信任。

日子就在我们的玩耍嘻闹中飞快的流逝,我依然好好学习,做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当我的第一名。而他,依然在上课的时候画画,我已经收到了好几张他在上课是给我做的肖像图了,大多数都是张牙舞爪的我。有一段时间他还迷上折纸,然后我桌上就又多出各种各样的折纸作品,我真是羡慕不已他的那双手,我曾经和他学过折纸,最后他彻底认为我笨得无药可救。除了画画和折纸,他偶尔也会去惹惹事,打几场架。其实你真的很难把安安静静坐在那儿的他和那个耀武扬威飞扬跋扈打架的他联系在一起。

他真的很照顾我,因为我经常会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他这个最讨厌写作业的人就承担起替我补作业的责任。还因为我经常生病,他会一遍一遍提醒我吃药。他还替我摆平了一个没事总尾随我回家,塞给我情书的男生,那个小男生以后不仅不敢再尾随我,见着我都躲着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对待那个小男生的。还记得一次音乐考试,我的歌最后一句唱跑调了,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我的脸窘的像是要烧起来了。他却很真诚的替我鼓掌,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说,还不错了。我到现在依然可以回想起那双温暖的眼睛。不过在我们那个学校里经常会传出谁和谁好了,谁喜欢谁的话来,不过我和他却没有,不是因为没人敢说他,恰恰很多人背后都会猜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都会议论他,只是不会议论我。因为经常会有高年级的和校外的漂亮女生到我们学校里来找他。通常是在教室门口直接大声喊,韦章,出来一下。谁也不知道他和那些女生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是不是像同学们说的中间有一个是他的女朋友。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不问,反正是从来没问过,他也从来不说。

有一次,他又心血来潮想教我这个小笨蛋折纸,叠到一半的时候,一个高年级的女生又来教室门口说,韦章,你出来。回来的时候我看见他阴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地拿起纸来继续折纸。也许我真的是个奇怪的小孩,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挑那样的时间说那样的话。我认真地对韦章说,韦章,我觉得我喜欢你。那是我唯一一次对着一个男生说我喜欢他,无论是之前还是之后都再也没有过。不过,在那个中午,我却说的十分自然,几乎没有考虑就那样说了出来,不过说出来之后就有些紧张。我记得韦章没有抬起头来,我只看到他那浓密的睫毛颤了一下。他说,哦。像我这样人又好,长得又帅的人,当然是人见人爱啊。这样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感到自己的心沉了下去。他又说,刚才的那个人找我替他去打架,你说我去吗?我说韦章啊,别去了,跟我去看医生吧,我的胃不舒服。真的,我是真的胃疼。接着一连好几天我都在家养病,没有去上课。

转眼到了初三,基本上每个人都收敛起自己,开始认认真真的学习。韦章也很少在和我闹了,他一个人安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依然是画画,依然有不同的女生来找他。

初中升学考试后我毫无悬念的进入了一中,而韦章进入了五中,一个艺术类的学校学美术。一中和五中并不是特别远,但是一中的学生看不上五中的学生,五中亦是如此。两个学校之间像是南北半球一般。我已经安安分分过着最普通的学生生活,在一中这样精英云集的地方,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我还是可以看到韦章,骑着自行车穿梭在人流中,偶尔他会用自行车顺便再载我一会儿,把我送到学校门口。他说,丫头,怎么样,学校还好吧?有没人欺负你,如果有就告诉我,我替你修理他。他只说这些,他从来也不会讲讲他自己。

他很少专门去找我,只是有一次。那一次,我在校外买完东西,穿过马路的时候,一个男生骑着自行车飞驰而来,就那样把我撞倒在地上。我的手擦在地上,掉了一块皮。我还没有站起身来,那个垃圾男生就开始大声嚷嚷,你怎么走路的,穿马路也不看看的吗?我抬起头来刚想发作,那个男生就不说话了。我就那样看见韦章站在他面前,比这个男生高出一个头来,我都不晓得韦章什么时候都长得这么高了。他拉着那个男生的衣领说,你找死啊!自己把一个女生撞了,还这么理直气壮!有本事你再吼吼试试!那个男生脸色煞白,不敢说话,我真担心韦章会一拳头把他打飞了。最后韦章冲着他说了一声,你给我滚,那个男生才灰溜溜地推着自行车走了。韦章拉起我来,说,你还真是不小心,走路上还能被别人撞了,撞了之后还让别人把你骂了,你傻瓜呀!我去处理了一下手掌,韦章絮絮叨叨地说,千万别沾水,记得换药。然后,他说我找你有事,咱们去吃饭吧。

等到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韦章才告诉我,说他不准备上学了,他想去他妈那儿,以后就不回来了。我抬起头,愣了好一会儿,低下头,眼泪就落了下来……

手机响了起来,是大海的,真是的,才想起我来。我随手就挂断了电话。阳光这个时候已经照不到我了,我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绿化树像是一个个孤独的守望者,飞速地朝视线后面退去。我的那些往事们也就如同他们一样,全部都遗失在走过的那些路旁。

阳光洒在司机身上,一个好看的不真实的背影。好像时光可以一下子倒流回那个懵懂的青涩时光一样。司机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很轻声地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一会之后我就听见他很开心的说,儿子,想爸爸了吗?全车的人都在说,呀,原来人家小伙子已经有儿子了,更有人和刚刚的大妈开玩笑说,你做不成媒婆了,人家儿子都有了。我静静地看见韦章,六年后的韦章,看他在阳光中笑容灿烂地和他儿子打电话,就感到自己心中也是阳光明媚,暖暖的。是不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就是这样,就应该是这样。

车到站后,我因为在角落里,所以下去的有些晚,不知道前面又有什么事情,只听见前面的人一阵阵的惊叹!我透过车窗往外看,嗬,竟然是大海!只见他抱着一大捧鲜艳的玫瑰,站在那儿往车上焦急地左顾右盼。我心中一阵甜蜜,故意赖在那儿不下去。等到车上没人的时候,我看见韦章摘下墨镜,冲着我喊,丫头,找你的吧!还装呢,还不快下去!我这才起身,迅速地往车下跑,路过他的身边的时候我说,韦章,我要做你儿子的干妈,别忘了!他笑了笑,说,没问题!

我刚下车,大海就凑上来,说老婆啊,你知道我在这吧?你怎么才下车。你再不下车,我准备吧花送给那个漂亮的导游小姐了。我瞪了他一眼,说,你敢!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到这,我又没告诉你我来丽江。他笑了笑,有咱爸咱妈嘛,你一报团我就知道了,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来丽江。这个旅行团是我一哥们的,你老公神通广大吧!我跟你说,我朋友说了,丽江……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