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漫卷几册伤

  

在这个冗杂的季节里,看着春意突兀地斓珊和萧瑟,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用无关风月的情调把视角放在镜头的聚焦点上垂钓这个季节与我相濡以沫的内伤……

————题记

杳杳的红日携着几里外马蹄上的新尘羞赧地敲开乌云戎装的序幕,丹凤眼的目光用同一种调调一边细数着委婉的惆怅,一边敷衍着迟来的抱歉。几瓣浅色的兰花在雨水的洗涤后同化了蛰居在魂灵之初的阴霾,时间沉默了,渐渐地看泪水消融了回忆,只留故事的脚本在台上待续。蒲公英的种子被打湿了,黏在地上,遗失了最初的约定,只能望着潮湿的土地祈祷精神的相惜。熟料太阳的同情藏得过于隐蔽,阳光倾倒下来,被一席风屏蔽,理想被现实打击,只留憧憬的残骸在宿命里企及……

数支佯装娇艳的罂粟花觊觎着盛在三叶草上的水珠,妄图窃取更多来自天堂的恩赐以便透析自己本质的阴毒灰暗。用她那浑身昂贵的彩妆睥睨着裙摆下安然的绿色,轻嘘口气,貌似自怜地写下红光世俗。太阳被雨水润了色,自卑在波长的消减中泛滥,稀释后的柔和变相晕开了日记里琥珀色的泪滴,嘹亮了寂寞,诗化了悲哀,无言了喧嚣中的分分合合……

浩茫的宇宙中人生须臾,风起云涌的历史长河,倏忽而逝的光阴岁月,奢靡的世俗,氤氲的烟雨让我无力顾及空想里那春花秋月的闲愁。什么落红飞絮,什么暮春风雨,什么云破月来花弄影都只不过是无所事事的含蓄表达,举杯邀明月的虚伪赏析,甘做孺子牛的无力自嘲罢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暮然回首你会发现世俗已不再素面倾城,她给你看最肮脏的也给你最美好的,让你寻找其中的辩证统一。所以无数个夜晚望着满月旁稀疏的星斗,我踌躇了。我知道当春天溢满芬芳的时候,我拒绝不了无辜的欣欣向荣,只是思绪总用押韵来强调万物肃穆的字眼:伤逝的寒潮,颓败的岁月,左拉自然主义虚掷下的乱世浮生。纸醉金迷的今朝是个不可挽回的现实,只是意识在洞察后留下了欲盖弥彰的怅惘在时间的罅隙里蹀躞。夜未央,言哽咽……

蜷缩在公园的一角,看着身旁不知名的鸟儿,心不由自主地搁浅了微笑,平和得像是历经了止战之殇。我知道我听不懂鸟儿的欢唱,就像鸟儿猜不透我的哀伤。但我们亦是一同望着眼前哥特式的教堂,用第一人称在阳光的斜对面缅怀着各自生命的存根。无论是西湖,古亭,月亮桥;还是清河湾,石板路,翰林院……

偶来独坐波西米亚风的咖啡厅,透过大大的落地窗仔细揣摩对面的巴洛克建筑是否存在纯正的流苏线条,任由时钟兀自扫过大小规则的扇形,思维仍依旧为自己对于纯正的滥竽充数而乐此不疲着。口渴时,滑稽的翘起兰花指举杯饮尽其中有些崇洋的药苦,回想起洛阳城里的老树根也有同样的滋味,也许也正是这苦涩昭示了几百年前醉入赤壁的伤痕,多少英雄志士在如斯长夜里飘移青春。只是如今仅剩下赢弱的落款在朱门石桥上轻敲复古的风流。跳出对历史的追忆,拿深黛色的眼神环顾四周,却好命地撞到一个吉普赛儿童的微笑,忽觉荏苒时光的摧残下唯有这微笑的纯粹才真正能贬黜到浮夸世俗下猥琐的思维定势。用一股很东方的叹息与F大调协奏吟唱着藩篱中的残垣断壁,才知曩时的错落有致还不够后人在横切面的轮廓上占卜,无论是祭天还是奠地,都无法在固定的和弦调上书写完整的福音……

天上,半弯苍白的凉日对峙着老街坊里不知是谁点上的冉冉檀香。独居一隅掀开废置多年的半岛铁盒,老唱盘依旧唱着三百首偶尔路人念的诗歌,墨迹散开的古旧深处,那架曾无藏过滤我精神的丝竹已废很多年,灰尘四五钱。铜镜映无邪,颂七言,数六弦仍是历史年轮里一朵吊诡的蔷薇,只是花已向晚,荼靡后飘落了一地灿烂。院外的胡刺梅大团大团地开着,刺眼的白色欲把我和旧时光一同淬炼成遗弃在斑驳铁盒里的提线木偶,黄金葛爬满了雕花的门窗,有微弱的光躁郁彷徨。旧书桌上有张老照片:孟宗竹翠绿深处,郁金和迷迭竟香开放……

着一袭红裳滞留在伊贺流忍者主持建造的客栈旁,借着空中旋转飞舞的柳絮重新打捞起重叠在尘埃里的记忆,无意中发觉思绪的瞳孔里数次付出的背面有几许抹不掉的伤感与无悔默然对立着。那些散在墙角被撕落的岁月,酿在其中的酸甜在历史的车轮碾过之后一切仍清晰如昔。拿干枯的手指静静地抚摸小弄堂里胡琴诉说的痕迹,以为残缺的老茶壶可以把我蜕变成与世无争的骚人墨客,品一杯皓月,两袖清风,对酒当歌,却怎想昨夜的一场寒雨,把已经凋零得所剩无几的心灵又剥离去一层,那些独的钓江雪的圣洁,那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纯真在釉色渲染之后留下的不过是茶余饭后信手拈来的风情……

光阴在岸边寂寞地凛冽,摇曳了旧报摊前那只不知是谁挂上去俯览众生的风铃,风铃蝶美地旋转,轻佻的靓丽悠哉游哉,丝毫不觉自己拥有着与身后相形见绌的伶仃;木棉花在枝头开了又落,比翼鸟却已不再醉生梦死地吟诵亘古不变的爱恋;素胚勾勒出的芙蓉一身琉璃白却被形形色色的轻佻创新堂而皇之的挤兑嘲讽;维也纳金色大厅金碧辉煌,可琴键上流动着的又是谁的悲怆?

奈何,既然命运里注定有这煽情的篇章,何不临摹古人的宠辱不惊,只愿深埋在灰沙炎日里的沉痼能够等到百草葳蕤的那天:地萝爬满结痂,扶桑引来熏香,羊齿蕨糜集烂漫,菖蒲花馥郁芬芳。只是,易代之际,仅能用已逝的光阴来书写“堕落”,祭奠我逝去的悲凉。也罢,生命不过是一块随着时间的刮刨而逐渐变小的榉木板,如果不加紧沉积,风化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玄武岩的模样。不如趁这皎洁的月光,独坐醉翁亭,细赏一首新词,粗品几缕暗殇—————

昼识世人悦己装,斟一杯惆怅,几抹香,屋后急俟一席凉

夜闻玉笛葬花腔,舀一勺悲凉,勿放糖,房前漫卷几册伤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