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山形依旧枕寒流

  

很多人劝我要看开。当初语文老师还在文章里写下短短的评语,“下次我不能再让你写这样的文字,否则真得伤了自己。”或许往事给我伤害太深,有些东西一旦深入骨髓,便难以抹去。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这样的午后,心生厌倦。我觉得心已经老了。觉得自己的二十岁,如同别人的四十岁。是以这样的倍数在消耗着时间。因而我不喜欢说永远,也许哪天我不知不觉地离开了。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最终只能是一种私人的细微感受,无法与人分担。但又是如此地真实,我时时受到它的威胁,很早很早,好难受。我终于明白了小时候看到荒凉颓败景象时伤心欲哭的缘由,因为我的思想里早嵌入这样的生命图案。

满屋子的笑声,形同陌路的亲戚,面目模糊。我是最年轻的,心却是最老的。有时我会呆呆地看着表哥,眉飞色舞的样子,心里默默地说着,表哥比我大十六岁,可我觉得他比我还年轻。沧海桑田,浮生若梦。不知身在何方的他面对今日的凄凉场景是不是有着似是而非的感觉。那些日子我冷淡了人情世故,守在自己的囚笼里。如今我情感依旧。何时再见到他?

很多人说我悲观。但论人悲观抑或乐观,这种方式太决绝。我还有眷恋。

对生活的境遇,我只能以宿命来解释一切,最终使自己获得平静。任时代和命运的车轮丝毫未曾留情地碾压过自己的生活。一切都需默默承受。是一个人的事。打着这些字,我会想到张爱玲。她也穿梭孤独。那次语文课,老师说我的文章有点象张爱玲,美丽而寂寞。我有些受宠若惊,依稀记得众目睽睽下的害羞。从不希望自己的文字象谁,但能跟张爱玲这三字擦边也令我愉悦。小蔡那晚说到学习张爱玲的语言,我脸苦涩,他窥透心思,于是改口说我已自成文风。今世今生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待我了,思及此,慨叹遇到他不枉费我那三年的苦痛。或许经历一些事注定为了遇到一些人。

张爱玲,这让我魂牵梦绕的女子。我喜欢她生活异地的大隐于世,还有对爱情的决绝。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执子之手吧,是他的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吧。最终选择孤独萎谢。漂泊的他方。生命不过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用文字装饰自己,变得老成世故。梦醒了之后,没有路可走。这是多么悲哀的生存状态。也许我遇到了当年曹雪芹也遇到的问题。而他选择以梦幻之笔写红楼这哀歌,又向荒唐演大荒。卑微如我,也掉入了这荒唐的梦中,甚幸运。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