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可恶的,年轻人

  

在我们村里,有那大一群年轻人,大多无所事事的。每天,不是游过来就是荡过去。小卖铺前,经常会看到他们的身影。下棋、打牌、摸麻将……叫嚣乎东西,叱咤声南北,烟雾里说笑,说笑中放肆……浑浑噩噩,麻醉了一个又一个日子。

吃饭时刻,一个个,趾高气扬直奔父母家。心安理得端坐在饭桌前,挑三拣四……这个吃不惯,那个难以下咽。当父母的唠叨几声,他们立马暴跳如雷,扔掉饭碗,和父母绝食叫板。唉!我都不知道,跟了他们的媳妇该怎么活?

文明是我本家亲戚,和我小学同学,上学时学习呱呱叫,就是后来走邪了,中学一毕业就当兵去了。回来后,也没见干什么活,大人就张罗着给结了婚。结婚五年,孩子都四岁了,竟不曾劳动过一天,天天在村里晃悠,东家门进,西家门出,唯一干的正事就是接送孩子上下学,这就算是他的工作了。妻子没得活,只好操起本行,给人缝缝补补,做起小本生意。可,这能糊口吗?如今不兴做衣服了,所有人都买衣服穿,所以,挣钱不易呀!我跟她闲谈,她一脸的忧郁,无奈地叹息:“过一天算一天吧,人家不做,我能怎样?吵得都……”我听了,心里竟涩涩的,唉,这可怎么活?

邻居平平,父亲早亡,家境不好,小孩时没学好,就爱小偷小摸的。三十几岁时,好不容易卖地得了几个钱,母亲张罗着修了房,上赶着给他娶了媳妇,梦想他成了家,变个样。不成想,他依然不谋正业……如今,更是穷巴巴的家了。媳妇见平平不起色,赌气出走了,干瘦如柴的母亲只好抚养着两个吃奶的孩子,就是这了,平平依然不动心。东家借来西家借,借不来就恶语母亲,她妈都不得活了。今年村里济贫,他妈妈领了一千元,东藏西掖的,还是让他搜走了。现在,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昨日,我又听说,平平打母亲了,母亲告儿子了,村里调解了……唉,这又怎么活?

三狗,都40好几的人了,从来没好好劳动过一天,父母只好把他撵出去让他们单过了。他的妻子也就能忍耐,拉扯着三孩子,干了地里干家里,饭店洗了盘子,就去宾馆洗被单。40几岁的人,头发都白了一半了。我看了,都心疼,三狗,他怎么就这么狠心?

村里还有好多这样的年轻人,二鬼、成成、军军……一个个年龄不到35岁,有的年龄不及30岁,出来进去浑身崭新,油头粉面,就是游手好闲……我回去的时候,总会不由得会问起这些人,妈妈总是摇头叹息:“没一个好的,懒得不想动,就会剥削老人!自己逍遥自在去,爹妈都要快气死了。”我无语,恨不得揍他们!

唉,没有起色的年轻人。

唉!没有血色的村庄。

我厌恶你们!我不要再回来看你们!

想起我们村,我总想起《乡村爱情》中那些可爱的年轻人,永强、玉田、一水,我们村里,怎么就少了这么努力的年轻人?

这儿的年轻人,究竟怎么了?这村庄,究竟怎么办?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