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我与书的情缘

  欧阳龙贵

  我今生与书有缘,书一直陪伴着我成长。

  从小我就 喜欢读书,爱书是我天生的品性。 童年时候,正是动乱的“文革”时期。人们像疯了似的搞阶级斗争,整天忙于开批斗大会。今天你批我,明天我斗你。热火朝天的批判“封、资、修”,大喊割资本主义的尾巴,说什么“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生产丢荒了, 生活贫困了,肚子饥饿了。那时,家里没钱送我上学,我就偷偷的上山砍柴,卖了柴挣些小钱攒起来交学费。别人焦躁不安无心学习,我却默默的躲在一旁静静的读书。好像动乱的现实与我无关一样。我有点像古代那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子。或许是我的勤学感动了老师,也或许是我“不合适宜”的沉默引起了老师的注意,一位姓夏的单身女教师在她退休的时候,把伴随她度过教书生涯的所有书籍都送给了我。那天,夏老师把我叫进她房间,语重深长的对我说:“小欧阳,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的退休报告已经批下来了。我把我的全部书籍都送给你,你可要好好读书啊!你是我见过的最懂事、最勤奋的学生。唉!现在的社会还有谁像你一样喜欢读书呢!”我热泪横流,跪在地上向夏老师磕了三个响头。我把夏老师退休的消息告诉班上的同学,全班哭声震天,挥泪如雨。夏老师也到班里和我们道别,她流着泪,泣不成声,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夏老师是韶关人,本来在广州工作,被打成右派后下放到我们这里当乡村小学教师。可我们知道夏老师是好人,都没把她当右派看。夏老师就像春风一样滋润着我们这里山里“花儿”。

  我发动全班同学每人捐一毛几分钱,买了十多斤玉米粉送给夏老师。因为我知道夏老师喜欢吃玉米粉,她也常吃玉米粉。开始,我们以为夏老师很有钱,经常蒸鸡蛋吃。我们都馋得流口水,心里十分羡慕。一次,我到镇上参加全镇小学生作文竞赛。回来后,夏老师叫我吃饭。她又蒸了满满一大盘鲜黄的“鸡蛋糕”。我一尝,才知道那不是鸡蛋糕,而是玉米糕。原来,夏老师常吃的不是鸡蛋,而是玉米粉啊!

  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师范学校。师范毕业后,我成了一名乡村小学的 孩子王。从此,我天天跟书打交道。书成了谋生的工具。每天晚上,学校一片漆黑,一片沉寂。我坐在油灯下,听着窗外的风声、虫鸣,拼命的读书、写作,用以打发这漫长的黑夜。几年后,我考上了广东教育学院,毕业后,安排在镇上的一所中学教书,成了一名中学教师。

  我和我的 爱人也是因为书的缘故才相识的。一个星期天,我到镇图书馆去阅览书报。图书馆里面的人不多,阅览报纸的人寥寥无几。可是一位穿红裙子的 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们戏剧性的一见钟情,心有灵犀。为了见到这个女孩,后来每个星期天我都到图书馆来。有幸的是,每次我都能如愿以偿。以为穿红裙的女孩也每个星期都来。好像我们约好似的。我从图书馆工作人员那里打听到她的单位和她家里的电话号码,我还了解到她非常喜欢《红楼梦》这本书的小秘密。于是,我托在广州工作的同学买了精装的《红楼梦》,在图书馆见面的时候,我亲手送给了她。从此,我们 恋爱了。一年之后,我们结成夫妻。书让我认识了一位 漂亮的女孩,书让我有了一位贤惠的妻子,书让我有了一段 美好的姻缘,书让我有了一个幸福的家。

  成家之后,我仍然坚持读书,勤奋写作,迄今已在文学的乐园里默默耕耘了近三十年。我先后在《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老区建设》、《中学语文教学之友》、《中学语文园地》、原《广东支部生活》、《广东第二课堂》、《长白山诗词》、《东坡赤壁诗词》、《江门文艺》、《潭江文艺》、《侨乡文艺》、《天山诗联》等杂志报刊发表文章100余篇。在各类征文比赛中,我的 故事、小说和散文得过不少奖。2000年出版了小说集《一尊维纳斯》,2004年出版了诗文集《我在梦中想你》。我的两本个人专著出版后,被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澳门大学、中山大学、暨南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广西大学、河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等十多所名牌高校的图书馆收藏。我所取得的一点点成就,都和书离不开的。

  我 一生与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书是我 生命中的主线。我由衷的感谢书给我恩赐。在我人生的旅途上,我沿着书的道路前行!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