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善价

  同为室友的阿南发现了,林一最近很焦虑,站不稳,坐不对,总要走来走去,歪着脑袋好像在想什么,但是旁人问他,他又回答不出来什么,可他就是焦虑,不能自我排解又无法言说的焦虑,于是他又把《论语》从书堆里拿出来,“子曰子曰”的读书声盖住了他所有的烦忧。

  却也引来了班上其他人的不解,甚至还背着他开了个议论总结小会。

  周二道,又来了,他真是个疯子。

  胡三不屑言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癫子,吵死了。

  邵四很是无解,林一什么时候爱上《论语》了?

  阿南想,也许只有林一了解真正的林一。

  林一是一个沉默、内敛又善良的人,看不得苦难,所以他总是愿意帮助别人,偷偷帮助别人。他又特别害怕别人同他提钱的事情,没错,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十分拮据的人,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去食堂打个饭配个菜也要挑最便宜的,有时候就吃几片菜叶子,有时候为了补充营养他也宁愿就打一个菜,菜里多少参点肉末,这就十分满足。但他清楚,自己口袋里有点钱,起码普通的餐费也是吃得起的,但是他就是舍不得,可能是受其母亲的影响,其母也是一个极节俭,或者可以用吝啬来形容,但她又愿意只为家里的支出而支出,她总是说,钱要么留着,要么给你吃,总之不能给外人。她又说,钱你留着,以后可能会有必需的时候。但是林一过了,他连吃都不舍得了,但他与母亲唯一的不同点是,他把钱用在了帮助他人这件事上,口袋里的钱慢慢透支,其母见其非嗜吃之人,故问其故,开头也说了,他是个寡言又内敛的人,不会表达又在其母重压下压抑许久,因而他在这件事上,撒了第一个谎,林一怯懦的表情说明了其母不会也不可能愿意看见他这样的行为,他永远记得,幼时,其母带其上街,一见路边有乞丐,老头模样,老头前面躺着老太婆,二人都近花甲,白发苍苍了,林一将手上仅有的一块钱,母亲刚给他准备买冰淇淋的钱,他投在了老头旁边的小罐子,他永远记得,母亲当即怒气冲冲的脸色,那是夹杂着不可理喻、失望的眼神。

  而林一,特别害怕从别人眼中看到失望的表情,尤其是对着自己。所以,林一慢慢变得小心翼翼,后来,他也会继续帮助别人,但是,掏出来的钱一次比一次少,高兴捐几十,不乐意时捐个十块八块,倒也暗自得意,但有时候是冷漠地瞧了一眼就假装没看见了,就像母亲说的,他们家也没有很多钱,够自己花,给自己花。林一慢慢明白,人或许都是这样,做事都具有亲属连锁反应,同是在困难中的人,人们只会倾向于帮助认识的人,熟悉的人,有时甚至越熟悉,付出的就越多,而忽视陌生人,往往觉得是人之常情,因为每个人清楚意识到,既然力量有限,不如花在更有价值的地方。有时是为了面子,有时却是为了荣誉,总之,林一长大后,很少看见周围有真正怀着本心去作出善意的事的人,尤其是从看到母亲陪着父亲去参加一个慈善捐款晚会开始,林一有些怒气地狂笑起来,但他什么都不说,他从来只要做好万人眼中最乖巧的自己。

  可是,最近林一越发地焦虑了。阿南想,难道是因为他挚友家里出了事的原因?事情是这样的,林一有一挚友,因为家里发生了事,临时发起了筹款。林一觉着,一定要帮助他,因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见不得别人活在苦难中,于是他准备打钱了,可问题出现了,打多少呢?他想既然是挚友,那有多少帮多少是对的,想了想,好像又不对,对着镜子,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他母亲了,会精打细算了,他又想,这钱,不能打多,打少点还能留着帮助更多人,生病的是挚友的家人,又不是挚友,如果是他,林一想着这才能是多打点钱的正当理由,对,他要施善也要正当可以解释得通的理由才行了。林一觉得自己终于把逻辑理清了,准备打开手机页面打钱之际,又新生变故,因为他听到了班上周二与胡三的对话。

  周二问胡三:“你说,他家里出这么大的事,你打算捐多少啊?”

  胡三回答:“有多少捐多少,毕竟他和我们同学一场。”

  “嗯对,我也是这么想的,”甲表示认同。“那捐多少?”甲又问。

  “大概几百左右吧!你呢?”

  “我现在没钱,就几十吧。”

  林一知道他们口中的他就是他的那个挚友,班里都知道了那个事,大家都在商量筹款的事,尤其是听到他们提到的数字,林一心里慌张得很:现在,如果我真的捐了,而且那么一点儿钱,别人会不会瞧不起我?林一很担心,吃不好睡不好,连去上课都是缩起脑袋来的,倒有点像装在套子里的人了。他总觉得,老师和同学的目光总是冰冷的,失望的,好像在说,林一啊林一,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但是林一还需要讨好母亲,他也不能让母亲失望,他喜欢一打电话回去,就能听到母亲夸赞他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从小到大,林一是个不十分优秀的孩子,所以,他想,既然不能在成绩上取悦别人,就要在其他方面赢得别人的赞赏,因为他实在是太沉默的一个孩子,没有人注意到他,所以他需要关注和被喜爱,这样的林一看起来有点可怜了。但,他不能说,实在是太丢脸了。所以发生了开头的一幕,连阿南关心地问了句发生什么事了?林一也只是摇头,躲避,因而林一变得焦虑。他需要圣贤的知识解救他,所以他一遍又一遍地读起了《论语》,里头教他向善,求正义,求道。他仿佛自己的任督二脉打通了,好像悟�亓耍�是的,要做一个向善而正直的人,于是他开始昂首挺胸地走路了,举着《论语》,像供着佛似的,每天“子曰子曰”念个不停,其面色也由苍白而变得红润起来。

  他完全遗忘了捐款的这件小事。

  过了几天,班级召开班会,林一正在津津有味地沉浸在《论语》里,忽然听到班主任说到捐款的事情,然后他抬头,前面的旁边的后面的都陆陆续续走上讲台,他从人缝里看见了,讲台上放着一个红纸糊住的箱子,上去的人一个个手里拿着钱,他突然感觉有种眩晕感,看不清前面的人,钱目也看不清,他忽然,看不清周遭的事了,倒下去的刹那,《论语》掉在了地上,只听得头顶的风扇在低吼,以及,人群堆挤过来的脚步声,尖叫声,叫喊声。

  最后林一的脑袋里只嗡嗡响着,他在心底呐喊:最后圣贤也没有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捐多少钱啊!

  林一住进了医院,同学们都来看望他,还有他的挚友。

  那个事,大家都捐了多少钱啊?他问旁边的周二、胡三和邵四,这是他醒来最关心的事。

  有的五块,有的七块,有的十块,有的则十几块。邵四答道。

  呵呵呵……是这样,应该是这样的,这才对……林一自言自语般地,有点扭曲地笑起来,慌忙叫旁边的人拿过他的手机,打开了支付宝页面,打了一百块钱,然后似乎有点丧气般对挚友说道摘抄美文:“唉!我也尽我所能了,希望一切都赶紧好起来!”

  “会的,谢谢你,林一。”挚友含泪道。

  “希望快好起来,林一你真大方!”周二、胡三和邵四赞赏道。

  没有人看得见,林一垂头丧气的脸上,那个笑容……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