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除了孤独,我还喜欢陪伴(一)

  很早以前,就想要写一篇文章来纪念自己的某些记忆,因为这样可能会闲得矫情一些吧,兴许还能有所收获。或许,是因为自己还没有酝酿好悲伤的情绪,致使手中的笔迟迟不能落下;或许,是因为自己还没有为此找好合适的退路,还不敢妄加议论吧。

  前几天,浏览朋友圈时,无意间发现了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中的一句诗,“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不知道,在多数人看来,这句诗有着怎样的意味。就我而言,这句诗就像过时的手工棉袄,没有时代的潮流,却依然有着保暖的品质,给处境不一样的我们带来无言的温暖

  离开自己呆了两年的组织,虽然有很多的不舍,但也无奈。其实,离开,就像很多恋人分手一样,分在心中所占的百分比总是大于合的,不然就不会分手了。男女分手的原因,可能来源于长辈,家庭,可能来源于自己或对方,也可能来源于社会或其他。最后,总是要有人留下,也要有人离开。我选择提前离开,我想,这也是一种爱的表达,有关朋友,有关组织,无关其他,只是方式不一样罢了。而我呢,就像退休的老人,从此与它无关。

  因为有了“蜀黍”这个称号,结识了很多人,或好或坏。最后,转身,便是朋友。离开,虽有遗憾,却也无恙,结局就是这样,不悲伤,也不幸福,仅此而已。

  顾城在他的诗中有这样一句话: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我想,顾城,应该是讨厌这样人的吧。因为诗中的你,还没有努力,便把未知的结局放在眼前。明知道世界上没有长生不老药,人最后的结局,便是死,而当初的你,又何必活得那么辛苦?无论结局如何,该做的就要去做,不必想,不必说,知道就好。

  不知道现在的高中生,在祖国生日期间会有多少天的休息。我也已记不清当初校长给我们放多少天了,不过,肯定是不超过三天的,毕竟当时年轻。

  凌晨三点,海棠花未眠;凌晨四点,母亲撑开疲惫的双眼,开始一天的农忙。无论风雨多大,我都会为你撑一把伞。我觉得这句话更适合农民与庄稼,庄稼是农民的情人,如果经历过,你便会懂得。

  下雨的早上,田地里只有我和母亲的身影。

  “妈,等我结婚了,我得收到很多份子钱呀,10个哥哥,6个姐姐,还有一些其他的远房亲戚。”

  “那你还得给他们份子钱摘抄美文呀”。

  “不用,你忘了呀,我是最小的”

  ……

  繁忙的季节,如果只有一人在劳作,那么情人越多,身体便会越加疲惫。可母亲,还是希望情人多一点,因为这样才好继续来年的生活

  七天的小长假,在路上度过了两天,在家中呆了三天,便匆匆地回到校园,继续悠闲的大学生活。其实,生活无所谓悠闲不悠闲,因为发呆也是在忙,出去做活动也是一种悠闲,所以很多东西的属性,由我们定义。

  再见,这个具有动词和名词两个属性的词语,在不同人的心中也有着两种意味。再见,再也不见,是绝望;再见,总有一天会相见,一个希望。当然,在一般人看来,再见也不过是一个结束语,并没有那么多繁琐的意思。

  有些东西,当中只要有人、事、情就好,无需那些条条框框,比如文字;有些东西,只要有人喜欢,加以共鸣便好,无需其他。至于文章,我从来不奢望有人能看懂,给我一丝尊重便好。因为忙碌的人呀,没有闲暇的时间去看一篇没有文化底蕴的文章;不忙碌的人呀,又在追剧或者游戏,无暇一瞥。

  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等到哪天我有钱了,我要吃遍全国各地的辣条。当时脑子里还没有世界这个概念,所以也只能说是全国了。或许,有人觉得这个梦想好幼稚呀。但是,我并没有发觉,即便把吃遍世界所有的辣条当做我现在的梦想,我也不觉一丝幼稚。可能是因为幼稚的人从来不觉得自己幼稚吧!呵呵,大家觉得呢?

  梦,有人信,有人不信。我呢,还是相信梦的,至少在梦里是信的。现实中,就因事而异,因梦而异了。朋友说他,很长时间没有做梦了,早就忘记梦的滋味了,与它俨然成了陌生人。我想,应该很多人是这样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我一样的经历,夜里做梦,因为某些事情,梦突然醒了。之后,还是想去继续这个梦,这个梦,或好或坏。但是,再怎么也进不去之前的那个梦了,就像消失的感觉,再怎么努力,也找不回。

  无意间,我发现了腾讯qq里有闪图这个功能,就是如果对方发给你闪图,你只有几秒的观看时间,然后自动销毁,不留痕迹。即便,你再怎么使劲点那个图片,也不过徒劳一场,无果而终。

  世界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只有一场梦,而是由无数个人,无数场梦,加上无止境的琐事汇集而成。你不会孤独,因为世界不孤独,而我们有世界,还有身边的琐事。

  秋天快要走了,而我也想好了今年的留言:

  秋天的风

  就像往日的你

  从来不是悲伤的

  冬天的雪

  就像喝醉酒的你

  从来不是安静

  文/安城

  qq:2298855904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