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浓妆淡抹总相宜

当秋敛眉低首,颦笑浅视,流转出橙黄墨绿时,我诧异:竟惊艳于秋的妩媚。

无论是刘长卿的“寒潭映白月,秋雨上青苔。”还是白居易的“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及施肩吾的“秋山野客醉醒时,百尺老松衔半月。”或柳永的“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秋色总以一幅幅恬静的驻足山河原野,一草一木都关情。

季节有序更迭。接力,轰轰烈烈,是无谓与终结的。

在怜秋的诗人踩着零落的枯叶为之感叹时,秋却把华丽收拢,用累累果实,馈赠人们。你看:果园里无数紫黑萄萄,串起的不是秋的音符么?橘树上挂满的橙黄果子,闪动的不是秋的亮眸么?稻田里弯腰的金色谷穗,不是秋的羞涩么?在乡村,农家人不知悲秋何谓?“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秋,是老农们殷切的期盼。

秋,褪却红颜,任憔悴、沧桑打磨,只为换来收获。任何季节都没有秋来得丰润、大方。春,华;秋,实。只有叶黄藤枯,树坚果熟,并历经寒霜的洗练,才能有硕硕的实。秋,用她的无私,默默奉献自己。

秋是有个性的。呼啸的寒流风卷残云般咆哮,凌厉的冷霜冻入身躯直抵凉意,凋零的树叶漫天呜咽挥洒凄景,一片萧瑟,好似脱了秋骨。可是,不要忘了荷塘月色曾带来的清幽把夜安抚;不要忘了三秋桂子曾赐予的香怡给风布施;不要忘了枫叶曾染醉山岚的鲜丽把峰装饰;秋月,秋桂,秋枫,无一不是秋的绽放与缤彩。当你赞颂春的斑澜时,秋婵岂是翰墨中可少的一抹。山峦微含黛,草色轻泛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又有谁知浓淡总相宜的是树林深处的一株带露的小野菊?抑或一朵艳若桃花的秋芙蓉!寒风冰霜,抹杀不了秋季固有的风华绝色。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秋让白云稻波、江河清湖、草原牛羊定格成最经典的水墨画卷。它成四季中最不抢眼却令人过目不忘的秀轴。四季中,我爱秋的不动声色。春,招摇;夏,妖娆;冬,清冷;只有秋有着淑女般的端庄――媚而不娇,艳而不露,素妆淡颜,却卓致明鲜。“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秋在曳着红烛的夜色里翻飞,秋在残荷叶上的雨滴滚落中躲藏……袅袅娜娜,不着痕迹,最是撩拨心弦。此等意境,只有秋才会赋予。如果说婉约的是读不完的一本书,那么,婉约正是秋最纯粹的诠释。

秋不仅是歌咏的,更是让人会恋恋不舍去领略。

“姐,周末去登山!”在电话那头,朗朗地却不带半点商量余地与我相约。前年的秋季,我登上了心仪多年的八达岭长城。“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小个”的登高临远,惬意依旧。妹妹一直羡慕的了不得。今秋,残奥会之际,竟不顾日前崴了脚,忍痛登上了长城,那兴奋劲比吃了佳肴还过瘾。这会她又心痒,为的就是秋日在山上饱览秋色,看长天一色,渺江河窄小。更不用说坐缆车迎风而上,如在树林飘的仙意了。我响响的应答妹妹,身心却早已登陆山峰。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天还没亮,可我已在意念中捕捉秋的神韵……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