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梦的尽头

  

梦的尽头

今年是云中经历的第三个本命年。在夜里,她依然常常被噩梦惊醒,醒来时的她四肢抽搐,浑身发麻,虚汗淋漓,之后便是久久的。每一个情景雷同的梦境,都深深地折磨着她。没有人知道在梦里的那一幕幕场景,不仅仅是虚无飘渺的梦,而是她真实的经历。

云出生在北方农村的一个小镇子里,云的爷爷小的时候,因为家境还算得上殷实,加之爷爷又是独子,倍受娇宠,所以自小没学过什么手艺,也没识得几个大字,倒是学会了养鸽子遛鸟等吊儿郎当的玩意儿。等到了爷爷当家的时候,家产也败得差不多了。农村土地承包制之前,对庄稼活一窍不通的爷爷只能为生产队饲养牲口,挣几个工分来换粮食吃。在云的中,奶奶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老太太,一向非常疼爱云,但是好象很俱怕爷爷,对又很凶。而云的母亲,自小是个孤儿,嫁给云的后成为了这个家里最主要的劳动力,在那个凭工分吃饭的年月里,母亲用的双手支撑着这个家。在云的记忆里,母亲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便会挨揍。而奶奶成了这个家里唯一能保护云的人。不知道为什么, 奶奶和母亲之间活像一对天敌。打云四岁记事起,家里总是峭烟不断,在十公里以外的另一个镇上工作的父亲一回家,家里便会发生激列的战争,一群人围着母亲打,平常很慈祥的矮小的奶奶也在人群中揪着母亲的头发,云看见年轻气盛的父亲冲进厨房,砸烂了许多锅碗,又提着菜刀冲向母亲,一拔邻居拼命拉着父亲,父亲又冲向院墙边抄起一根粗木棒扑向母亲,母亲则一点不示弱地往前扑着,声嘶力竭地叫骂着……每逢这时,云都悄悄地瑟缩某个角落里,恐惧令她不敢大声抽泣。但渐渐的,云只会躲在角落里,瞪大眼睛懵懂而无助的看着这一切,仿佛那一幕和自己没有关系,她已经在这三天两头的撕打中麻木了,但这些场景是云懵懂的童年记忆中最清晰的一部分。长大后从母亲多年的抱怨中,云明白了那些无体止的撕打是因为婆媳关系不和。

这样的场景上演了六年,直至奶奶去世。本以为这种日子会结束,但没想到更悲惨的却在等待着云的家庭。

那一年中秋节前夕,母亲打扫老屋的房梁,爷爷在门外的屋檐下躺着乘凉。傍晚时分,云和、弟弟听见被许多人围在灯火通明的上房里的爷爷大声叫骂着,那声音含糊不清却声嘶力竭,听得人胆战心惊,爷爷就这样昼夜不停地骂了三天。镇子里的老人们说,爷爷是中风了,也有人认为爷爷是中了邪。被镇子里医生救过来的爷爷从此神智不清。关于这一点,直到爷爷去世时,云也没有彻底弄明白,爷爷是否真的神智不清,因为好几次,云看见爷爷偷偷掉眼泪。就在当年除夕的前两天,云正在屋檐下为母亲舂那些煮肉用的调料。在云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往外走的爷爷从他披着的棉衣下抽出一把砍刀,对准正站在凳子上打扫房檐的邻居身上砍去。十岁的云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一声惨叫过后,六神无主的云帮着惊慌失措的母亲将鲜血淋漓的伤者送去医院……后来云的爷爷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没有人知道爷爷是什么时候准备的那把砍刀,又为什么要砍伤一向和睦相处的邻居。不久,由于年龄太大,又疑患有精神病,云的爷爷被云的姑妈托人保释出狱就医,却丝毫没有进行过治疗,依旧住在云的家里。

回家后的爷爷,好长一段没有骂人,脸上经常露出笑呵呵的表情,大家都以为爷爷恢复了正常。云在为爷爷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门框上方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爷爷放衣服的箱子里,装着几十块比拳头还大的鹅卵石。那一刻,因为强烈的恐惧,云感觉自己的腿僵硬了。云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从母亲眼里,云也看到了担忧和恐惧,更让云不安的是,父亲因为上班远,晚上还要值班,很少回家住。为了不惊动爷爷,云将那些东西放回了原处,却从此开始在心里蕴酿越来越多的恐惧。云的心里至少怀有一丝侥幸,认为爷爷应该不会伤害家里人。不久后的一个晚上,熟睡中的云被房门上轻微的响动声惊醒,云揉了揉眼睛开了灯,发现闩着房门的铁栓子在动,发出轻微的“哐啷” 声,而门缝中伸进来的那片寒光闪闪的刀刃,云似曾相识。云仿佛看见门外那张狰狞的面孔。母亲飞快的从抽屉中翻出一根大铁钉,用微微发抖的手将钉子插入门闩的铁栓中,门被栓得死死的。云听见外面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在门和窗户间徘徊了很久,像一头极有耐心的困兽。外面黑漆漆的夜是那么的恐怖而又漫长。母亲大声呼救,然而一点用也没有。经过了上次的砍刀事件,在这个住着三家人的四合院里,大家什么也听不见。母亲搂着云和弟弟妹妹,颤抖着在屋角坐到了天亮……

后来,父亲申请调到了本镇。又是另外一个夜晚,爷爷坐在房檐下彻夜叫骂,父亲过去劝爷爷回屋休息。爷爷突然冲进屋里,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铮亮的锄头来,照准父亲头顶挥来,父急之中,抓起一只木棒抵挡,“喀嚓”一声,父亲手中的木棒断为两截,只得用手紧紧攥住爷爷再次挥来的锄头,奋力夺了过来。爷爷转声从屋内兜了许多鹅卵石,在院子里追着父亲掷打,父亲慌乱之中绊倒在地,这时保护们的母亲突然冲上去,从后面给了爷爷一木棒,救下了父亲。奇怪的是,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爷爷没有轻举妄动过,他甚至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问云,那个晚上是谁把他打晕了。这样的日子,云熬了十几年,一直到爷爷去世。那一年,云念高二。爷爷去世的时候,云一滴泪也没有掉,镇里有些老人说这孩子小小年纪,心肠太硬。云听了不置可否,这些年度过的日日夜夜,外人岂能体会其中的滋味。那些年,云和家人不敢在夜晚跑到后院上厕所,既便是在拉肚子的日子里;那些年,云总是彻夜趴在窗口注视爷爷屋里的动静,只想有一个完整的家;那些年,云总是幻想短暂的白天不要过去,漫长的黑夜永远不会降临;那些年,云总是沉默不语,害怕成为同学茶余饭后的话柄…… 现在,疲惫的云只想踏踏实实地睡个好觉。

后来,云考上了大学,并在城市里开始了新的生活。十几年过去了,云还是总在噩梦里惊醒,因为那群疯狂撕打在一起的人尖利的叫骂而惊醒;因为夜里突然发现没有插好门栓的极度恐惧而惊醒;因为看到爷爷从黑暗中潜出房门而不敢喊叫的焦虑而惊醒;因为死去了的爷爷突然从门外闯入的悚然而惊醒……丈夫曾问过云,梦见了什么如此恐慌?云淡淡地说:“只是个噩梦。”但她知道,这不是梦,这是她的童年, 是她不想记起却又时时纠缠在梦里的童年!是她永远也无法从记忆中抹去的的烙痕!是生活深深铭刻在了她的生命里,让她的心时时在梦里滴着血的伤口!云不愿去想童年那些遥远的日子,过去终究只是昨天,她还有地要去面对。当生活给了她取舍的权利时,她选择了忘却,一步一步为自己营造一个心灵的乐园。在这里,她要让自己的孩子和,一个世界上最、最柔软的乐园,让家成为他们和自己最幸福的港湾。

在梦的尽头,云常常看见自己的宝宝,在蓝天艳日下,在鲜花绿茵中放声欢笑!那稚嫩的笑声久远回荡,回荡……是啊!童年于人生,只能拥有一次,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美好的啊!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