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赤点妙招网首页
  2. 美文欣赏

一枝花的纯度

  

我叫尚晶,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来自南方小城,现居住在北京。我有一家女装店,店内陈列着各色式样的衣裳共九件。每当有人买去其中一件,我便会重新设计,亲自选料,亲手缝制,然后摆上店架。

环视店内,碎花长裙、立领短袖、简祯衬衣和墙角一条绿荷旗袍。这里的每件衣裳,一眼看过去,莫不感到精彩。柔润的色泽,精美的佩饰,那是我献尽心神的见证,我的宝贝。所以,没有一件不在万元之上。那件绿荷旗袍,已在店内挂了近三个月,目前是我留守最久的一件。多少贵妇抚过它的身,都只是摇头,五千万买一条旗袍,她们还是会有顾虑的。只是因为它太过,我不忍它太早流俗。

忘了那是哪一天的事了,也忘了是怎样的对白。不记事似乎是我从小堆积的毛病,总也不能够很好的对负责。只依稀记得,一个初春的,我一件件换穿着店内的衣裳,或立或坐,或仰面凝眸或低首迷离,在摄像机前不断地变幻着姿势。自始至终我都曾不穿过那件绿荷旗袍,我拿进试衣间,久久抚摸着,最后还是将它摆回原处。沐诧异的眼光扫视过来,我轻轻地冲杯咖啡给自己,留给他一个的背影。最后他也只好对准那件端庄的旗袍不同角度地拍摄完毕。七天后,沐如约送来一簿写真集,精致的彩页,纯良的女子,是那么熟悉却又陌生的自己。我弯弯嘴角,开心的不得了。

忘了那又是哪一天的事了,仿佛是风吹樱花落了一地的季节,她就走进了店内。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一双眼睛,浅灰色的瞳仁,荡在纯白如水的眼帘里,是单眼皮里少见的精灵,我也是如此,不过却是黑色的眼瞳,相比之下,多了一丝幽深。她久久游移在那件绿荷旗袍前,看出她的有意,我竟有一些欣喜,卖予她也算对得起自己的一翻苦心经营。

我绕到她身前,却见她清风朗月般的眼睛蓄满了泪水,疑惑地拉她坐下,冲了杯绿茶递给她。 她叫玉,是沐的女。那次沐在离开北京回南方的路上不幸发生车祸,截去了双腿。神智恢复后,整日呆坐着看一张照片:是那件绿荷旗袍。

“我可以把旗袍送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缓缓地说出,表情有些强势,就好像大约一个月前对沐说出:“我可以穿给你拍摄,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她白皙的面容透着淡淡的粉,一双玉手自然垂落在腰前,哭过的眼睛更显清澈,此时身着绿荷旗袍的玉,宛若一支出水芙蓉秀立眼前。我点点头,实践了自己的诺言。

某一天,我去游颐和园,驻足在汉白玉石桥上看开了一池的荷花,想起了那对恩爱的恋人。登上佛香阁,虔诚地凝视佛祖,慈眉善目,温润如水,仙气氤氲着我的心灵,我终于决定去看看那一对恋人。

我有多久没再走过南方小城的青石坂路?早年八九岁光景时,常见邻居家的瑶手撑一把油纸伞,踩着积水的石坂,高跟鞋下溅落一段水花。约莫过了八九年吧,我也是亭亭地出来进去的踩碎水花,早年的羡慕算是告一段落。二十岁那年,我身边唯一的亲人,离开了我,此后小城便成了我的禁足之地。如今,时隔六年,我却借寻访友人的理由而归来。

小城刚刚下过雨,空气变的湿润,映射出一条彩虹,心情不觉地也跟着温柔起来。按地址找到那个陌生的居所,是一所老式的庭院。我拉响门环,不久,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打开了门。在得知我是沐和玉的朋友之后,将我让进了屋里,并泡了一杯桂花茶给我。他是一位慈善的,谈话间我得知沐根本没有出车祸,腿也自然没断,他们把旗袍带去国会上卖了五百万,可我原本只想卖五万的。

我精心维护的旗袍还是流俗了,不止旗袍,还有那纯如水的感情。­

原创文章,作者:17to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dian.la/meiwenxinshang/1515.html